重生天才术士by旧时风雨旧时衣苏元苏长庚全文阅读

由奈糖小说网为各位大家大力推荐的小说《重生天才术士》by旧时风雨旧时衣(苏元苏长庚)全文阅读,悟道对苏元来说便如同睡觉一般,普通人一觉醒来发现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差不多过去了十个小时,苏元一觉醒来说不定时间都过了几十年。有些炼气士为了参悟一个瓶颈甚至一闭关就是上百年,成功了脱胎换骨,失败了变成白骨。

<<<重生天才术士>>>在线阅读

《重生天才术士》精选章节

无忧大师?就是那个号称千人千面的术士大师?据说他还在奇人榜上有排名?韩亭之脸色一变,倒吸一口凉气。

那倒没有,是外界以讹传讹而已,不过此人一双眼睛洞察秋毫,而且从不以真面目示人,虽然没有武学造诣,但擅用异术杀人,谁见到他都头疼。韩敬杨话语中有些无奈,这家伙自号无忧,是道上出了名的杀人不见血。

许多黑色头目都想收他做白纸扇,但此人心性反复无常,从没有真正忠心辅佐过任何一个人,唯独金钱对他有莫大的吸引力。

如果只是他倒也好办,老二这些年在江北市的根基我不是不清楚,你随便找几个能人也应该能对付吧?韩亭之看了韩老二一眼,对这个养子的所作所为他是清楚的,虽然没有直接杀人越货,但做的生意也不是什么干净生意。

之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不是因为他不是韩家亲生的。

要是自己的亲生子可以随便打随便骂,但这韩敬杨不行,打骂都得有分寸。

不瞒您说,我的确也找了几个异人,可是我还是觉得那苏大师靠谱一点,之前老四对他赞赏有加,就连小妹也说他不一般。韩敬杨自然不可能全指望苏元,但总归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,况且这还是老爷子青眼有加的人物。

呵呵......敬芷回江北了啊?怎么都不来看看我。韩亭之乐呵呵的笑了两声,眼里却有莫名的酸楚流露出来。

韩敬杨自知说错话了,赶紧岔开话题:但是来的也不止那无忧大师一个人啊,还有一位武学大师,自称八步无敌,据说此人金刚不坏,就连枪也打不死。

胡扯,老夫还没见过连枪都打不死的人,难道他是不死之身不成?韩亭之显然不信,心想自己当年在秦岭遇到的怪物不知有多恐怖,还不是被几挺机枪给干掉了。

这个真假我不得而知,我也是听手下人说的,说什么这人内劲外放,罡气护体所以连枪都打不死。

韩亭之沉默了一阵,心里头对苏元的期待更大了,眼看现在已经快一个月了,虽说自己还有一个月的时间,但早点解决这块心病自然是最好。

你先去吧!苏大师一有消息我会立马通知你。

那我先走了。韩敬杨退出了书房,心里也是五味杂陈,这黑市拍卖会在江北每隔五年举办一次,每次不都是那些不敢拿到地面上卖的东西吗?这次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。

似乎全国各地都有人朝江北来,这些天自己手下那些酒店几乎人满为患,就算把价格提高一倍,客人还是源源不绝。

而这黑市拍卖会也不是他韩老二私人举办的,而是由江北五位顶级家族联合创办,每次黑市拍卖会都会带来两三亿的收入,这可是一块大肥肉,上京某位大佬都直接点名要抽这里面的一成收入。

怒海山外面的人蝇营狗苟,为了利益勾心斗角,而怒海山密林深处某位靓仔还在打坐,他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这美妙的参悟中。

以苏元为中心,再以十二地支大阵为界限形成了一个圆,满地的落叶一边黄一边青,宛如一个太极图,而苏元正坐在太极图正中。

太极图阴阳追逐,生生不息,就这一张图许多人一辈子也看不明白。

神识中的苏元仿佛回到了风墨大陆的日子,推演天机,论证道为何物,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到了大乘境界,却不曾想自己老是以术数蒙蔽天机,导致天道直接废了自己。

他现在才明白,对待天劫绝不能投机取巧,哪怕自己做的就是投机取巧之事。

下一次自己天劫来临时一定要正面刚。

苏元现在是生活在自己的神识里面,所以肉身还是保持闭关的状态,简单来说外人看见还是觉得他在悟道,而他自己早已在神识里面醒了过来。

只不过神识还没有达到和肉体完全契合的地步。

以风墨大陆的境界划分来看,神识应该只有到了元神期才能收放自如。

筑基、灵窍、结丹、元神、神游、合道、洞虚、大乘、入圣这九个境界,每一境界又分九重。

......

江北市、东城区,一座古香古韵的楼阁屹立在半山腰,山顶是一座古寺,而这楼阁则是私人财产,至于到底是谁的没人知道。

通往山顶的路有七八条车道,但每条车道都会有岔路直通这座楼阁,楼阁旁边有成片成片的花花草草和一些矮子植物,连同停车的地方这楼阁估计占地有两三百亩。

这楼阁便是五年开一次的黑市拍卖会场地,它还有一个名字,叫绝妙山庄。

每五年农历的九月十五,这绝妙山庄都会在晚上六点开门,并且从六点到第二天八点禁止通车去寺庙。

绝妙山庄门口有一个人造的湖泊,从山顶引来一股山泉水,湖泊内是一尊由千年黄杨木雕刻而成的巨龙,此为聚财,山庄门口又有两个纯铜打造的貔貅,此为招财。

绝妙山庄依山傍水,不愧为绝妙二字。

而在山庄附近建成的酒店也全是五星级的标准,来这边的人非富即贵,所以没人会在意一晚上几万块钱的消费。

江北市市政府之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那便是因为每一次绝妙山庄开启都会把当地的经济拉高不少,为了江北市发展的更好,所以只好由他去吧,只要不触碰到底线便可。

这一次绝妙山庄开启,无数富豪趋之若鹜,附近的停车场停满了豪车,即便停车费都在二十块钱一个小时,但没人在意。

晚上六点到八点是山庄的入场时间,超过这个点给多少钱也进不去。

而要想进这里面去得拿到由绝妙山庄的金卡,也就是入场券。

这一次的绝妙山庄盛况空前,负责维护秩序的保安都在百人以上,绝妙山庄共有三层,最下面一层的拍卖最高价格大概在2500万封顶。

第二层不超过五千万,第三层则是没有最高价,所以凡是想去第三层的人都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身家够不够份儿。

而且要不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就算有再多钱,也不可能进得去第三层。

第三层的人很少,大概只有二十来个,但每一个都是过亿身家,有些人不愿去第一层和第二层,来第三层纯粹是为了长见识。

韩敬杨一脸愁容,这绝妙山庄的拍卖会已经开始了,可苏元还没现身。

就连那坐在后面的韩亭之心底也是失望至极,这苏大师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。

韩亭之深居简出,一般不会到处走动,这次是为了苏元说的那水精灵气,连海平在他身后恭恭敬敬站着,旁边还坐着韩敬芷,只是韩敬芷此时面沉似水,似乎很不开心。

何健坐在韩敬杨旁边,他本来是没资格来第三层的,多亏韩老二带他上来。

紧挨着韩敬杨坐着的是一个气宇轩昂的年轻男子,眉眼俊俏,肯定是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,他此时此刻正低头把玩着手上的扳指,他身后则站着一个不足一米六的矮子和一个六十来岁的老朽,矮子面露不屑,眼皮耷拉似乎谁都瞧不上。

穿着一件黑色布衣,鼻塌嘴小,脸上像涂了锅灰一样,年龄在三十几岁的样子。

那个老朽则是陪同公子哥儿的管家。

除了他之外,还有几人在全场比较显眼,一个身穿红衣的绝美女子,满头青丝散落脑后,她一身红衣如同盛开的桃花。

蛾眉螓首,一张樱桃小嘴正在喝茶,在她身后同样站着一名二十几岁的黑衣男子,只不过这个黑衣男子不是先前那个五短身材能比的,这少年剑眉星目,器宇不凡。

在他身后还背着一件用黑布裹成的长状物品。

另外一人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国字脸,眼神阴沉,他旁边坐着一个戴黑白面具的灰衣人,身后则是上次在饭桌上吃瘪的贺秃子。

这件藏品乃是一件明朝时期流传下来的宝物,此物佩戴在身百毒不侵,底价1000万,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百万。主持人拿上了第一件拍卖品,是一块儿饕餮玉佩。